這次的主題是來自UACG的一篇以航海王為主題的性別討論文章,作者將航海王的女性角色的形象、背景與行為表現進行整理分析,並得出作品中對於女性形象描繪的特點。作者的第二篇文章是回應批評者的看法,提出了少年漫畫本身與讀者存在的既定框架,原文非常有趣且精彩,非常推薦大家去認真看看。這與我一直想寫的題目有蠻大的重疊。我想探索的文本同樣是我看過的少年漫畫,而且展現同樣的現象,突發奇想乾脆當成心得文,順便補充航海王以外的內容,進行更深入的討論。

原文連結:http://www.u-acg.com/archives/6102
                                       http://www.u-acg.com/archives/6739

  第一次生出想寫少年漫畫的想法是在以幾年前看<境界觸發者>時,一段作者葦元大介的訪談內容。在漫畫中嘉洛普拉入侵的章節,由全女性隊伍中的那須與熊谷兩人對女性近界民薇恩的戰鬥,訪談者提及為何選擇那須隊而非其他人當作對戰對向,作者表示男對女的戰鬥在少年漫畫裡不熱血,因此讓女性隊伍與其對戰。我看完之後回想,發現該作品雖然把角色都刻畫得很立體,戰鬥人員與內勤人員卻是高度性別不平衡。<境界>是一部非典型的少年漫畫,它使用了完全不同的切入點與描繪方式,將思考與戰略的概念帶入,讓人物與故事顯得合情合理,但在性別的層面卻是非常刻板。基於作者的風格與前述的發言,讓我開始思考他的設計其實基於某種少年漫畫的慣例。

  在這篇文章中提到了三點:自我犧牲的形象、從壓迫被拯救的公主、被輕視的弱者三點。前述兩點作者提到了關於母親的形象對少年漫畫主角(男性)的影響而被排除到女性角色身上,與女性角色的身世往往受到長時間的結構性壓迫,需要被拯救。回應中有反對者回復認為作者不過是射箭後畫靶,男性角色同樣也有黑暗的身世與女性角色拯救他人的例子。作者的第二篇文章則提到具備不同性別氣質的男性主角,與其它類型如:後宮作品中的女性角色形象進行反駁。

  我想對這兩篇文章進行回應,去分析作者與回應兩者之間的分歧,我覺得解答就在於「女型形象的標準」。1995EVA是帶動了男性角色氣質改變的重要作品,反觀故事中的女性角色形象卻沒有太大改變。90年代少年漫畫的作者雖然已經不會純粹畫出一個花瓶*1,願意給予女性角色戰鬥的能力,對性格上的描寫仍然沒有改進。「感性」或許是一個共通性,不論女性角色有多麼強大*2,內心似乎總是陰柔的。所以陰暗的家庭背景、自我犧牲、戀愛情節總是被套在女性身上作為正經主題,同樣的情形在男性角色身上卻是彰顯野心、超越、友情、搞笑的方式展現。進一步觀察,男性角色中「哥兒們」的革命情感,以直接、熱血、衝突的方式建立。女性角色的同伴情誼卻多涉及幫助他人,比起男性角色更加敏銳的心思造成了逃避與自我犧牲的出現。簡單的來說,早期少年漫畫中幾乎找不到因為擔心夥伴而獨自逃離的男主角*3,但女性角色的例子卻層出不窮。所以問題或許不在「當這些女性角色面對比其他男性角色更多的壓迫時,展現出同等的能力來回應是否合理的問題。」,而是面對同樣的問題時依然會出現的性別差異。

 

*180年代的作品中許多女性角色連戲份與對話都極少,即使劇情圍繞著男人爭奪的那位女角XDex:北斗神拳

*2:雖然這樣說,但許多少年漫的女主角還是遠遠弱於男主角與他的夥伴/宿敵。ex:小櫻、露琪亞。哇,舊jump三本柱就中了兩部,這還真的很誇張。

*3:神劍闖江湖算是例外吧,劍心的角色描繪著重在過往的陰影與創傷,性別氣質也有傳統王道主角不同,這點非常特殊。

  接著在下一章中,作者提到「既有少年漫畫的認知中,女性是難以成為一個合適的對手,無法成為被男性攻擊的對象」,以將女性視為弱者與騎士道精神作為論述,解釋的非常有條理,但我想從另一個面向來解釋。首先,「強大的女性」在少年漫畫中到底是什麼樣的形象,早期似乎是不太容易找到的,我認為原因與作者講的有點不同,是視「女性特質」為軟弱。王道少年漫畫的主題是推崇陽剛氣質,陰柔的特質無法被放在主角身上。當作家無法跳脫女性角色=女性特質的觀念時,女性角色就永遠無法與男性角色「正面衝突」,因為這不「熱血」*1

  我自己很喜歡的火影中的一場戰鬥,是小櫻與千代婆婆對蠍的那一戰*2。一直以來把愛情當成唯一的小櫻總算能夠為自己而戰。我開心之餘也發現一件事,就是以前的少年漫真的沒有一個「熱血」的女性角色*3,她們總是背負著過多的負擔,只能夠勉勉強強掙扎著。女性角色總是背負著弱者的標籤,因為在陽剛熱血的少年漫畫中,女性特質就是她們的原罪。

*1:以前王道作品中的選角幾乎都是男性,這種帶有偏見的熱血本身就排斥了女性角色的地位。非王道的作品中性別角色有更多的可能,也有較多女性擔任主角的情況。

*2:寫完後仔細想想,這還是21。所以火影中有男vs女的正面單挑場景嗎?

*3:後來就比較多了,早期的我覺得比較標準的是死神的夜一,一位灑脫又沒有包袱的帥氣御姐,可是戲份少得可憐。神劍闖江湖的小薰也可以算吧?近期作品如最強會長黑神的黑神,KLK的纏流子等已經增加了不少。

  接下來談談女性作為反派的定位,原文已經說得相當精確了,我同樣以前面提的女性特質進行分析。在純陽剛特質的少年漫畫中*1,作者難以想像強大的女性,於是有些角色就將女性特質的極度強化,並以其作為武器,作者的例子是蛇姬。另一個方式是將女性特質全部拔除,營造出「陽剛」的強大,此兩者的差別不在外表,而是「陽剛」與否。對作者而言,不夠陽剛的角色無法進行熱血的戰鬥,所以就會使用間接與非致命的攻擊將其擊倒。進一步來看,早期少年漫畫的終極BOSS似乎鮮少是女性*2,這也與性別氣質有很大關係,男性角色不分敵我都被塑造成自信且有遠大目標,而女性往往受限於各種壓迫與原因,而有著較為個人的人生目標,這當然也是刻板印象的一環。

*1:近年來陽剛氣質與男性身分的必然關係已經被瓦解了,以陰柔男性與陽剛女性為主角的少年漫畫與動畫隨處可見。「熱血」這個字還是可以用於少年漫畫,卻不再是男性主角專屬了。
*2:看妖怪少爺時被打臉打到爽,這部作品在各種意義上真的是正統王道。

男性扮裝的意義

  關於「第三性」這件事可以有許多看法,文中採用的是正面肯定,我想提的是負面的看法。比較基進的女性主義的看法來看,會認為這種「第三性」其實是基於男性的陰性化而產生,並沒有推翻既有的性別階層,故事中也沒有描述接近男性角色的女性,也就是常見的男裝麗人。作者使用了男大姐作為角色形象可能的來源,但這些角色與真正的男大姐在外表上有很大的差異。如果人妖角色展性個性的方式是藉由展現自己熱血、重義氣的一面,那漫畫作者大概還是把他當成男人了。我認為少年漫畫中使用這樣的形象最大的目的是為了搞笑與營造反差,「人妖」只是作為一種設定,而不是性別逆轉的可能。文中提到其他少年漫畫的中性角色在我看來更能扭轉既定印象*1,性別不明這件事可以角色同時展現陽性與陰性特質,而且不是以不正經的方式重覆既有的形象。不過這樣的講法是有些太過激進,扮裝可以有更多不同的討論空間,就等待其他有興趣的人撰寫了。

*1:像作者提到火影忍者中的白,更是展現了少年漫畫中描繪同性愛情的可能性。

下次會來寫寫那些不正統的少年漫畫作品,敬請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yuki720 的頭像
minayuki720

枕草雜記

minayuki7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