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一些作品,於是想來談談動漫中那些不"女生"的女性角色們,從不同的作品類型來觀察她們的特色與差異,最後來上一點小分析,這也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要寫的主題,這第一篇就在此奉上。

  一直以來動漫作品中出現性別與外貌或個性不一致的角色不是什麼怪事。單就女性角色而言,從少女漫畫出現初期便已經有了"男裝麗人"這樣的角色,近期男性向作品中"偽娘"也早以是司空見慣的事了。因為這個題目實在太大,所以這篇會從第一個主題談起:那些覺得自己不夠"女生"的女性角色。

  在各種類型與面向的作品中都會出現這樣的形象,但各自的表現上卻有明確的差異在,接下來會從男性向作品、(女性向)愛情百合作品與少女漫畫三個類型來進行觀察。敏感一點的人可能已經發現了,不像女生這個說法本身就帶有對女性的刻板印象,但當這樣的設定同時出現在男性向與女性向作品時,就是一個很值得探討的現象了。

  首先從男性向作品開始談起,對不像女生的角色常見描寫如下:身高太高、長相不可愛、言行大剌剌、會武術、愛好男性化、不受男生歡迎等等,相信對這塊有所涉獵的人都不陌生,其共同特徵是都集中在外表上。為什麼要強調外表呢?,因為多數有這樣困擾的角色內心都是很少女的,私底下可能很喜歡吃甜食,家裡擺滿了各種大型布偶,遇到男生心裡馬上就害羞。有趣的是,這些角色們從來不覺得自己的少女心很OK,而追求某種看似遙不可及的理想女性形象。

    細究起來,可以看出這個理想形象的出發點是從男性角度來看,並以一個非常單一的標準來建立。通常劇情會安排女性角色無法融入周圍的人們(女性與男性),由男主角去發現角色內心女性化的一面。雖然我不想太過於批判男性向作品的刻板問題,但無法否認的是它們所描寫的女性形象確實過於片面,缺乏了個別角色個性層面的描寫。不過也不是所有作品都是一面倒走這樣刻板的套路,一般而言在後宮作與非愛情類的作品中較嚴重,與故事沒有描繪情感的空間有關,所以角色性格很容易大幅度的轉變與崩壞。在其他作品中有較多情感描寫描繪的狀況下,可以使角色的接受自己不同面向的興趣得到成長,部分作品中女性化的興趣與男性化的表現是可以並存的。

  除此之外,還有兩個有趣的注意點。當作品中的男性化女性角色不作為戀愛對象時,會直接挪用少女漫畫中常見的帥女生,也就是男裝麗人的形象,在個性與外表上一致的表現男性特質。至今為止仍然不是很明白原因,我覺得跟男性向作品習慣的使用百合套路不無關係,與T相似的男裝麗人也被預設為無法吸引男性愛好者吧。

  另一個很有意思的是,故事中女性角色的朋友似乎不曾出現過,試想如果有個親友可以抒發,男性角色還有存在的意義嗎?而一般帥氣的女生非常受到周遭同性的歡迎,但在故事中這樣的狀況通常會讓角色非常困擾有壓力,即使她可能沒有打算要立刻談戀愛,這樣的描寫可以隱約看出男性向的異性戀預設與些微恐同的跡象。接下來的部分,會繼續討論這兩個現象,但會以另一個"完全無關男性"的作品類別進行分析。

 

相關作品/角色:

只有神知道的世界 春日楠

  很久以前看過的作品,現在印象已經很淺了,有錯還請各位讀者大大們見諒,歡迎糾錯。

  春日楠這個角色的設定非常的典型,某種武術的繼承人,心裡不喜歡但被迫承受壓力。表面上非常討厭軟弱,但也是內心逞強的一部份。被驅魂附身後出現了一個喜愛著可愛事物的分身,最後承認對方的存在重新合為一體。雖然看起來非常的套路,但春日楠這個角色並沒有放棄武術完全傾心於男主角(跟設定也有關係),在經歷過驅魂後,楠接受了自己的另一面,可以比較自在的展現出喜愛可愛事物的興趣,而原本擔心的繼承人的威嚴問題,實際上也沒有發生。

  神知這部作品有趣之處在於,主題是戀愛喜劇,男主角卻必須去了解每個女性角色的性格與過去以攻略她們。原本男性視點的美少女遊戲設計,到了現實中發生了非常大的變質。攻略過程中男主角雖然有做出許多幫助,但攻略對象同樣必須自己克服挫折走出來,之後男主角還會她被遺忘。神知結合了戀愛喜劇與美少女遊戲題材,接著翻轉這兩者。男性攻略女性的行為可以說成是刻板,也可以從其他的角度觀察不同的面向。我覺得在這部作品中,男女角色都有獲得足夠的描繪與表現機會,某種意義上女性角色的重要性甚至超過男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yuki720 的頭像
minayuki720

枕草雜記

minayuki7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