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是對於刊載U-ACG的 《海貓悲鳴之時》全論:反了「推理」的什麼? 一文之心得

請先閱讀過後會比較知道我在講什麼哦~

連結:http://www.u-acg.com/archives/13981

  1. 文中對於後現代推裡創作的概念的看法,我不認為海貓有打算"捨棄結構從而發明真相",作者一開始應該已經訂好每章架構,但被讀者影響而更動劇本。這是所有連載小說類作品共同的問題,不單單存在於海貓。而這個更動反而使得故事混亂不堪,失去了作者原本創作的動機,打臉推裡派玩家這個目標,而要達成這個結局並不是隨興書寫可以達成的。
     
  2. 緣壽作為讀者角色是否不適任?我不這樣認為。一個角色是否能夠作為讀者的代言人與自身經歷無關,這是毫不相干的。或許推理小說能夠明確的把讀者角色搬出來,視覺小說卻未必能夠。"視點角色"是後設視覺小說的重要元素之一,旨在把"角色的感受"帶向"無關的讀者"身上,緣壽正是這樣的代表。同時具備"角色""讀者"兩面,強調選擇的重要性,把自身經歷帶向玩家們,讓他們將思考從推理上更加延伸出去,到"對社會事件的隨意探究是否正確"的問題。
     
  3. 戰人笨到讓人很火大倒是真的,影響了海貓的閱讀樂趣。看著戰人笨笨的掙扎真的是痛苦的過程。不過金字的使用我覺的反而是最精采的部分,比起充滿文字遊戲造成扭曲的紅藍字,金字作為創作者揭露世界觀的使用不僅精彩,更符合了海貓世界觀的桌遊式設計。
     
  4. 雖然海貓的故事層複雜到根本不需要,我不認為最後的結局是有做過太大的更動,所謂戰人沒死的HE是與""有密切相關的。最後的結局其實已經有相當程度的表明真相,只是作者不肯說死罷了。海貓最初想要達成的效果可能是創造"擁有多重解答的非推理/奇幻作品,使讀者放棄追求唯一真相",但中途讀者的一些猜測導致效果僅限於"讓讀者察覺到真相的殘酷,進而滿足於個人的認知,放棄追求真相"。海貓的愛並不是指魔法,而是簡單的家族關係、親情與愛情。魔法就是White Lie,為了保護重要的人而說謊,但卻往往遇到想要挖出內情的多事之人。故事的主軸""強調的重點便是揭露真相對於正義、現實不一定能產生幫助,這就是EP8緣壽的故事要傳達的。
     
  5. 筆者非常認真的去探討海貓每個細部設定,但我是覺得這沒有太多的必要。作品中多數設定有其"後設上"的意義,卻不一定在故事中表現出字面上或其他任何功能。舉個例子,去探討故事為何要使用魔女、召喚惡魔當作角色,或是為何刀劍來進行對戰對於後設上的理解沒有太多幫助,不過這也只是我的個人意見而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ayuki720 的頭像
minayuki720

枕草雜記

minayuki7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